1. <code id="zjhrj"></code>

      <center id="zjhrj"><em id="zjhrj"></em></center>

        1. <del id="zjhrj"></del>

          <tr id="zjhrj"></tr>

          融資近1億元!西湖大學首個自主科技成果產業轉化項目落地

          2020-06-04 08:56:143724

          作為西湖大學

          第一個自主科技成果產業轉化項目,

          西湖生物醫藥公司近日誕生。

          距西湖大學獲批成立僅僅過去兩年3個月,

          距項目開始融資僅僅過去9個月。



          Pre-A 輪融資近1億元人民幣,顯示了資本市場對這一項目的看好。跟投的天士力資本管理合伙人吉海濱說,過去五年他們一直關注細胞療法,高曉飛的項目雖然剛剛走出實驗室,但他們看好這項技術的創新性和顛覆性,看好這支團隊,更看重西湖大學這片不斷締造創新的土壤。


          微信圖片31.jpg



          數據顯示,我國科研機構和高校的專利商業利用率不超過5%。很多科研成果僅僅停留在專利登記,后續的商業落地處于空白狀態。

          相比之下,2011年斯坦福大學專利申請量252件,轉讓了101件,為申請量的40%;加州大學歐文分校截至2015年一共擁有的400余項專利,轉化143項,轉化率為35.75%。

          為什么西湖生物醫藥公司能這么快落地? 


          微信圖片32.jpg


          實驗室之外,一條“輔助賽道”在項目成立之初就已悄悄啟動——從專利申請、法律咨詢到投資人談判,成果轉化辦公室全程參與,大大加快了項目落地的速度。


          與充滿科技感的實驗室相比,成果轉化辦從名字到人員規模,并不惹眼,醫學博士出生的負責人王廷亮帶著四個90后,已經是全部。


          但值得關注的是,這個部門與西湖大學,幾乎同一時間誕生。


          作為中國高等教育改革的試點,

          西湖大學從一開始就將


          “科研成果轉化”納入了自己的創新范疇。


          具體到西湖生物醫藥公司的成立,成果轉化辦一直與實驗室同步奔跑。從申請專利和法律咨詢,給這項成果找一個最好的“家”,到提供完整的商業化輔助。


          轉化小組調研全杭州10個區不同區域的資源、政策、產業聚集進行比對,最終選擇了西湖區作為安家的地點。然后,組建商業化的團隊、尋找職業經理人、選擇有針對性的賽道、分析技術的使用場景,并接洽各種投資人、機構、政府資金……


          也許有人會問,

          這不是市場可以做的事?

          為什么讓學校去擔任孵化器和FA的功能?


          “實驗室與市場的直接對接可能會存在斷層,”王廷亮說,“而學校在科研項目商業化轉換過程中具有獨特優勢。”


          比如,學校永遠比商業公司早一步。在科研項目立項之初,成果轉化辦就開始進行篩選和跟蹤。無論是探索商業價值還是尋找市場定位,學校都比FA機構要早得多、快得多。


          其次,在轉化過程中,學校天然擁有科學家的信任,這是商業機構無法比擬的優勢。


          知識壁壘越高的行業,技術保密的重要性就越高。


          學校不同于FA機構之處在于,學校的利益和課題組的利益是一致的,因此學校會更加容易取得他們的信任,優先獲得關于技術的信息。這些信息對于學校幫助科研項目探索商業價值非常關鍵。


          而在和投資人的交流中,科學家避免了變成沖頭陣的“小白羊”,而是由西湖大學成果轉化辦公室充當牧羊人,讓溝通變得更加高效。


          其三,學校在成果轉化的過程中可以完美地彌補科研和商業這兩個領域之間的信息斷裂。


          學術圈有一堵墻,圈外人不知道項目的科技價值和社會價值,圈內人不知道成果的商業價值,如何彌補信息差,從而成功進行高科技成果的轉換,成了產學研一體化最大的難題。



          微信圖片33.jpg


          在消減信息差方面斯坦福大學是一個很好的正面例子。


          在斯坦福大學40多人的OTL(Office of Technology Licensing 技術許可辦公室)中有近一半人員同時擁有基礎科學領域的博士學位和經管類學科背景。所以這些工作人員,不僅可以運用自己的基礎科學知識來判斷一項技術是否具備尖端性和應用性,也懂得如何將這項專利賣得更好。


          更早的介入,更全的信息,更準的判斷,自然而然演化出來的就是更“全”的輔助。從idea被提出的那一刻開始,到后期商業化的輔助、資本入場,每一步都有學校承擔代理人和守門人的角色。科學家除了專心科研,不需要將多余的精力放在如何成立一家公司上。



          配合著高曉飛教授名字后面的介紹:西湖生物醫藥創始人、首席科學顧問,可以看到西湖大學貫徹了“讓搞科研的人去搞科研,讓搞金融的人去搞金融”。


          在剛剛過去的全國兩會上,施一公說:“當前,我們正處在科技創新空前密集活躍的時期。我們希望通過一系列探索和嘗試,真正讓師生在學術上自由探索,在科研上心無旁騖,從而能夠在基礎前沿研究領域為人類文明發展貢獻新的、重大原創性的發現,在核心技術領域取得重大突破和建樹。”


          西湖大學嘗試的這套產學研模式,或許將會給國內高校科學家創業提供可以借鑒的思路,而這也許會是西湖大學改變世界的另外一種方式。

          欧美洲乱码伦视频免费国产,高H肉爽文校园PLAY,人与禽交VIDEOSGRATISDO网址,FREEXXXX性特大另类